栏目导航

佳华铝材
企业文化
新闻中心
社区
广东佳华铝型材有限公司
铝型材报价
铝型材品牌
铝型材厂家
铝型材价格表
工业铝型材
铝型材配件
铝型材规格
铝型材批发
门窗铝型材
铝型材
地方资讯

社区

主页 > 社区 >

俄罗斯今天的年轻人已经没资格叫“战斗民族”

发布时间: 2021-09-22

  总之,既然普京大帝都可赤裸上身骑乘毛熊了,那么几千万俄罗斯青年,就自然成了他国刻板印象里的“战斗民族”。

  然而,就是这个群看上去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的斯拉夫小年轻,却在近两年的互联网上,成为EMO和丧逼的典型代表,甚至还引发了一场全球性的“颓丧感染”。

  这类视频,通常被命名为Russian Doomer music(俄罗斯毁灭者音乐),一点开它,一种丧了吧唧的氛围就会将你吞没。

  视频里,是一个头戴针织帽,嘴叼一支烟,看上去随时都会跳楼自杀的忧郁老哥,而它身后的背景,则基本都是苏联时期的老旧住宅楼,加上一层冷色调的阴间滤镜。

  配合这张图,响起的则通常是一首俄语的后摇或后朋曲目,阴郁的贝斯,泛黄的合成器音,再加上主唱仿佛一边喝伏特加一边唱出来的颓败之声,给人一种末日即将在明天来临的错觉。

  而最有趣的是,有不少人都表示,虽然他们根本就听不懂这里面的俄语歌词唱了个啥,但只要视频开始播放,温热的液体就不自觉地弄湿了他们的眼眶,让他们不得不陪着图片上的那位老兄,点上一支忧愁的万宝路。

  然而实际上,视频里这个胡子拉碴的老哥形象,出自有“西方巨魔老巢”之称的匿名论坛4chan。

  他们是90后、00后,失眠,自闭,对烟酒上瘾,厌恶社交,总觉得人生无望,生命虚无,活着不如躺着,躺着不如没了。

  也就是说,Doomer的人生观,说文艺点儿,就是叔本华的“人生实如钟摆,在痛苦与倦怠之间摆动”,说直白点儿,就是沈腾老师的“毁灭吧,赶紧的”。

  这思想在颓丧之人和中二病患者之间很有市场,所以它很普世,各国也都有自己的Doomer音乐。

  在油管上,几乎每个俄式Doomer 音乐合集的点击量都在百万之上,在TIKTOK上,这其中的典中典俄文丧曲Судно,一度被全球人民视作俄罗斯国家形象宣传曲。

  但不论怎样,在网络上,许多人已经将Doomer与俄国青年一代画上了等号,并自称从那一首首带着落寞的后摇和朋克里,听到了这个全世界国土面积第一大国家的失落与哀愁。

  并且,不同于国内的某些小青年,用《人间失格》和XXXTENTACION的音乐,来为自己贴上丧逼的标签,俄国的少年少女一上来,就直接奔向了丧的终点,即肉体的毁灭。

  根据2020年联合国的统计,该国青少年的自杀人数位列全球第三,自杀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倍,有45%的女孩和27%的男孩曾动过自杀的念头。

  并且更让人头疼的是,斯拉夫这个民族,似乎先天就有一种“组团做事情”的传统。

  110年前,俄国的艺术家组成各种小组,用创作开启了异彩纷呈的文化“白银时代”。90年前,苏联的工农子弟们组成各种小队,用血与汗奇迹般地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。

  而在21世纪的今天,俄罗斯的一些小伙儿和姑娘们,再一次聚集成了一个个群组,开始研究自杀的门道。

  EMO不仅教给了他们穿黑皮衣,涂指甲,画重眼影,留长到没道理的刘海,EMO还告诉它们“死亡是永生的另一种形式”,“在浴缸里割腕放血能获得幸福”。

  于是,在当时的俄罗斯EMO圈,用胶布遮住手腕上的刀伤,成了一种带有疼痛感的时尚。

  这自然引来了当局的注意,在2008年,俄议会直接将EMO定性为“消极的反社会行为”,并考虑对其进行立法禁止。

  2012年2月,“俄罗斯之音”发文称,最近国内发生了多起初中生集体自杀事件,而共性是死去的这些孩子都喜欢日本动漫。

  同年11月,柴可夫斯基市,一个14岁的男孩跳楼自尽,而理由竟是他无法接受《火影忍者》里自己最喜欢的角色宇智波鼬的死亡。

  所以直到今天,许多日本动画在俄罗斯都处在被永久封杀的状态,严格禁止向未成年人播放。

  自2013年开始,在俄罗斯各大社交网络的青少年讨论组里,开始流传一种用50天时间进行自残,并在最后结束自己生命的死亡游戏,其名为“蓝鲸”。

  德国《焦点杂志》报道,仅2016年一年,俄罗斯就发生了超过130起和蓝鲸游戏有关的青少年自杀事件。

  这甚至引起了普京的注意,他勒令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严加调查,并最终逮捕了时年21岁的始作俑者。

  但也有传言说,这位菲利普布德金也不是蓝鲸的真正创造者

  但就算蓝鲸搁浅,青少年们总能在赛博的海域里,寻找到另一个用于了却自我的孤岛。

  现在,教唆自杀的死亡小组,已经成了俄罗斯网络上,对于青少年的第二大威胁。

  就连一向以娱乐为主的TIKTOK,也免不了被俄罗斯青少年拿来发布与自杀有关的词条。

  在抖音上,#3марта这个hashtag就曾被指责为诱导青少年自杀

  但在我看来,在俄罗斯年轻一代的颓丧和轻生背后,是它们对于自身未来所产生的,极深的虚无感。

  调查显示,有53%的俄罗斯年轻人想要移民到别的国家生活,当叶卡捷琳堡的前市长问一群14~16岁的少男少女有谁想要移民时,有一半的同学举起了手。

  于是,像是以太坊创始人,和telegram缔造者这样的人才,便在这两年不断地外流。

  曾经伟大的Mother Russia,现在已然只剩下了一副名为俄联邦的空壳。

  在这个国家,贪污是一种常态,往大了说,建一个东方航天发射场,660亿卢布被贪走了六分之一,往小了说,你在圣彼得堡开家餐馆,地区的警察可以来你这儿免费吃喝。

  苏联时期建起的“赫鲁晓夫楼”如今已无人冲洗,在西伯利亚-30℃的严寒里,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冻死街头。

  它拥有全世界第三多的富豪,他们以1%的人数,占据了全国55%的财富,而对于剩下的那99%老百姓而言,能得到一份13000卢布(约合人民币1140元)月薪的工作,就已经算混得不错了。

  繁荣的一面在欧洲,它们出现在《俄罗斯富豪在伦敦》中,是资本与奢侈,是别墅和名表。

  萧索的一面在亚洲,它们出现在《利维坦》和《危楼愚夫》中,是压抑与绝望,是强占与危楼。

  2000年,刚刚继位的普京大帝曾向他的子民许诺,用20年创造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。

  现如今,20年过去了,俄罗斯的GDP仍不及广东一个省,最主要的收入还得靠变卖自家的资源。

  也难怪,在2018年的一项调查中,18~24岁的年轻人与55岁的老年人一并,成为整个俄罗斯最怀念苏联的两个年龄段。

  一群从未被冷战阴云所笼罩的Z世代,却会去怀念一个早已没了实体的红色帝国。

  因为正如俄罗斯社会学研究所的泰米尔哈古罗夫所总结的那样,由于宗教所带来的“弥赛亚情结(即相信自己和民族有一种先天的使命)”的影响,俄罗斯人在骨子里就有一种“寻找生活意义的文化倾向”。

  所以在今天的俄罗斯青年看来,它们的祖辈与父辈在过去,都在为一种或宏大,或历史的使命而活。

  在1925年,这使命是砸烂沙皇的雕像;在1935年,这使命是造出国产的车床;在1945年,这使命是在柏林的国会大厦上插上赤旗;在1965年,这使命是对抗名为资本主义的力量。

  但不论怎样,意义都支撑着这个民族,熬过了西伯利亚一个个漫长的寒冬,抵挡住了西方世界的一次次侵入。

  是伏特加与阿迪达斯吗?是黑客与网络主播吗?是CS:GO和苏卡不列吗?是割腕和RUN到别国吗?现场直播开奖结果查询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